张槎大富谭仙观传承文脉涵养乡情

日期:2017-07-24   来源:佛山文明网   字体:[大][中][小] [打印][关闭]

张槎谭仙观是清代文物。

  对禅城区张槎大富村来说,7月19日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,这一天是农历六月二十六,也是谭公诞生的日子,乡人齐聚清代道观“谭仙观”,共庆民俗活动“谭公诞”。

  久闻“谭公诞”之热闹,记者驱车前往。张槎域内,东平河、汾江河蜿蜒流过,曾经的工业区正在经历着城市景观化的改造,大路铺陈,高楼林立,江景宜人,无异于任何城市的外表。

  偏离大道取径小区,由祠前路折入大富村,岭南城中村带着这个季节特有的暑热、杂乱:河涌浑浊,绿荫浓密,民居砖艳,街市食肆热闹……一场急速而滂沱的夏雨过后,车停大富谭仙观,杂乱的时空在此地戛然而止。

  大富村谭仙观,始建于清代道光年间,重修于2007年,历经百余年时光的锤炼,宁静而古朴,只在其中消闲片刻,就有杜甫诗中“清江一曲抱村流,长夏江村事事幽”的清凉。

  “神仙”传说背后好家风

  谭仙观中供奉的是何方神仙?

  据志书记载,谭仙原名谭德,生于元代至元三年(1338)农历六月二十六日,是惠东县大岭镇大布村红花园谭阁地人(今惠州),自幼赋异。得太上老君点化,居九龙峰上修行,灵童得道,伏虎驯蛇,呼风唤雨,治病如神,福泽梓里,惠及五洲。

  十三岁,谭德在九龙峰圆寂成仙。彼时恰为明朝末年,民间灾难深重,谭仙广施妙力,消灾解难,保境安民,当时惠州府尹将其事迹上奏朝廷,授予“敕封襄济九龙峰谭公仙圣”牌匾。

  如今到惠东,依然可见1434年建成的谭公祖庙,就在惠东县城以东14公里处的九龙峰。六百余年世事多变,但是对谭公的敬仰却一直在民间沿袭下来,谭公的香火不断被引入各地祈拜,远至香港、澳门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也建有谭公庙。

  而张槎大富谭仙观就是从惠东九龙峰谭公祖庙迎奉而归,建于清代道光二十九年(1849)。

  今年91岁的张槎大富村乡民谭炳曾任张槎镇党委书记,对他而言,谭仙“杯茶扑火”、“息风救难”等民间传说包含太多玄幻色彩,但是,祖上流传下来的故事更具有说服力:古时候,两位张槎大富人到惠东经商,入乡随俗,拜祭惠东九龙峰谭公祖庙,后来两人都发家致富,家业兴旺。

  两位商人回大富告知谭仙之灵圣,众人商议在村中择福地、筹善银、兴土木。这段故事被立碑记于《创建谭仙观碑记》(大清道光三十年岁次庚需季春下浣谷旦立石)。

  1998年5月,张槎大富谭仙观被列为佛山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乡人相信,谭仙可佑大富村,吉庆如其名。如今的大富村是张槎辖区内面积最大、人口最多的村落,下设9个村民小组,共有村民4120人,外来人员6500人,建成南、北两个工业区,拥有大富制衣城、印花城等物业。随着禅西新城一河两岸的开发,土地价值大幅提升,几乎可与佛山新城核心区的“土豪村”大墩村、腾冲村等比肩。

  修旧如旧传承古镇文脉

  然而,人们眼前的大富谭仙观并非最初的样子,而是2007年原址重修之后的成果。

  张槎大富谭仙观中神像、灰塑、长案等曾遭到破坏。再加上沧海桑田,古建筑陷入滩涂地带的洼地,墙体破裂,地基淡薄,杉柱因蚁蛀废烂……重修事宜被大富村民委员会提上日程。2006年,谭仙观重修小组成立,在文博单位的指导下进行重修。

  根据谭仙观重修小组的数据显示:“村、组集体,港澳乡亲,海外侨胞,热会热心人士鼎力支持,捐资300多万元,使重修工作能顺利进行。”

  76岁的谭汉柱,就是亲历谭仙观重修的工作人员之一。他回忆,当时文物重修工作面临很多实际难题,如果一成不变、修旧如旧,谭仙观地势低于路面,“深陷泥潭”。最终,众人商议决定从实际出发,后移八米,地面升高一米三,解决低洼积水的问题。

  如今步入谭仙观需拾阶而上,被毁坏的灰雕处更换了抵御风吹日晒的石湾瓦脊,材质虽改变,但是酬神的主题不变:正脊为《群仙贺寿》、副脊为《郭子仪贺寿》、《六国大封相》、《岭南佳果》、《年年丰收》。

  供神长案为新定制,但是镶嵌了建观时的清代木雕,其上标记“合和店造”,谭炳说,那是古佛山镇时的名店,制作的木雕装饰品栩栩如生,历久弥新。

  整个建筑内,顶梁石柱矗立,墙体基石厚重,刻字石碑字体清晰。谭汉柱说,这些石料都是清代道光二十九年(1849)建观时的原物。坚硬的石头,抵御得了时间的侵蚀,坚强矗立。

  “神诞”民俗涵养乡情

  能抵御时间侵蚀的除了石头,还有一种与乡情紧密相连的记忆。

  古往今来,农历六月二十六日的谭公诞是村中最热闹的时间,出外谋生的华侨、外嫁女、未过门的媳妇、外地的兄弟朋友等均请为入幕之宾,乡人放下农事劳作,祈福、团聚,享受着一年一度的盛会。

  乡人谭润宝亲历了1949年农历六月二十六日的谭公诞,他在随笔《谭公诞纪盛》 中写道:“活动其实从六月二十五就开始了,搭建在大宗祠前的大戏棚当晚开始演出,这一年,请的是省港猛班永光明越剧团,先演《六国大封相》,后演《夜吊白芙蓉》。”

  “六月二十六是神诞的最高潮,天未亮,虔诚的村妇已携香烛祭品,络绎不绝地到庙里祈求平安吉祥。”

  “最热闹是上午十时之后,应邀来助兴的各地兄弟、朋友,一队队、一批批舞着狮、抬着烧猪、炮仗、礼品来祝贺。最忙的要算设在大宗祠的伙房,筵开百席以上,轮流吃饭,先到先吃,川流不息……”

  乡民谭炳告诉记者,谭公诞比春节还热闹,一顿饭,一台戏,是他91年人生经历中的快乐记忆。

  随着时光变迁,谭公诞也稍有变化。酬神的“一台戏在”近年的谭公诞上被取消了,谭炳解释,耕地转变为农业用地,村民人口剧增,再加上三伏天的酷暑和暴雨,人们看大戏的动力不足了。

  不过再怎么简化,谭公诞时“行善”没有改变,乡人纷纷解囊,以己之力扶助贫弱病老。

  谭公诞,“一顿饭”也是必然保留的。2017年7月19日为农历六月二十六,这一年的谭公诞格外不同——因为恰值谭公观重修十周年纪念,村中请来顺德厨师,烹饪800多围村宴,共庆欢乐。

  谭公诞“一顿饭”的菜单里无牛肉,一来谭公曾为放牛娃,二来,牛是农耕时代的功臣。

  无需更多言语,“一顿饭”把对土地的眷恋、对上天的景仰、对团聚的期待,紧密相连。因为在中国文化里,“味道”既起自于饮食,又超越了饮食——通往人心,联通乡情和土地,烙在永久记忆力,无论行路多远都难以忘怀。

  品国宴食材共叙天伦

  谭公诞期间的餐桌上,时令食材——沙口笋是“明星”。每年六七月,沙口笋上市,这种笋属于“大头甸”品种,外形头大尾小,中间弯曲,成烟斗状,肉厚味鲜,入口,最直接的味道是“甜”,契合人们于谭公诞合家团圆时的心境。

  大富位于张槎沙口两江交汇之处,数百年前,每逢刮风、下雨都会把一种特殊的江河沙子冲刷到沙口村。沙子不利于农作物的种植,但野生竹笋偏偏喜欢这种浑然天成的细沙泥混合土壤。当地农户改良野生笋,挑选合适的品种进行种植,作为蔬菜食用。

  1972年,美国总统尼克松偕夫人访问中国,周恩来总理特别设国宴招待。国务院指定用专机从广州调张槎沙口笋到北京,作为国宴菜肴招呼尼克松夫妇。此后,这种食材声名鹊起,远销日本等。

  中国文化里有一个玄妙的汉字为“气”,文字中有“文气”,书画中有“气韵”,香茗中有“茶气”……大富谭仙观正门石柱联写道:“宏开仙阙规模壮,远连龙峰气脉长”,乡人相信谭仙的“气脉”可自惠东九龙峰引入观中,也可由虔诚的祈祷引入家中。

  同样地,粤菜烹饪有一个词汇是“镬气”,形容美食烹饪得法的精妙。

  大富村民招六妹四食同堂,经营食肆,主打笋宴。她说,要做出一道有“镬气”的美食,关键在处理笋本味中的苦涩和渣子。备料时,将鲜笋去皮,切成两半,加少许盐放入滚水中煮半小时。切笋时,顺着纤维走向切割,才能不起渣; 食材新鲜,不能投放过量盐,这样的笋才不会变苦变酸; 鲜笋和酸笋酌情配料,可蒸可煮可煲……

  生活的本味如笋,有苦涩和渣子,就看“厨子”如何处理,方得清甜。

  沙口笋生长有时,中秋过后就下市; 乡人的团聚也有时,谭公诞之后,各归各位,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,苦乐自知。

  不过,一座谭公观,一场谭公诞,是大富人心中消烦向善、祈福团聚的绿荫,亘古不变……(文/图佛山日报记者黄鹤婷)

(责任编辑:熊荣)

佛山市文明网-尾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