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诗意栖居的龙津路径

日期:2017-07-17   来源:佛山文明网   字体:[大][中][小] [打印][关闭]

鸟瞰龙津,美景醉人。图片来源:珠江时报记者穆纪武摄

村民在美丽的河涌廊桥上散步。图片来源:珠江时报记者穆纪武摄

龙津村格治公园湖心亭。图片来源:珠江时报记者穆纪武摄

  “岭南昔称众香国,木槿暮洛菊冬残,此花合是群芳长,留于村人百岁看。”这是清朝时期龙津诗人廖明熙作《红棉春晓》吟红棉的诗句,描绘出一幅形象生动、美丽如画的乡村风光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廖明熙所作之诗意,在如今的禅城区龙津村正逐渐得到重塑,“河涌环绕,廊桥相连,遒劲古榕,公园凉亭,石栏碑刻,诗情画意,尽收眼底。”这充满诗意的水乡栖居,是今日龙津留给来访者的第一印象。

  事实上,早在2015年,龙津村就开始启动美丽乡村建设计划,并创新实施了“乡村即景点”的环境重塑战略,借脑借力,科学规划,形成“一带一心一轴两片三区九景”的岭南水乡美景规划格局,短短两年,极富岭南水乡特色的美丽乡村环境得以重塑,更加宜居。龙津村在“生态龙津”建设上,已经摸索出能呈现水乡诗意栖居特点的龙津路径。

  游访

  岭南古村处处皆景点

  城市中的喧嚣总令人烦躁不安,想往岭南水乡去一享清净,幽幽的青石小巷,撑一把油纸伞,品一杯清茶,栖居在素有“岭南水乡”之称的岭南禅城,其实从来无需约定。夏日午后的一场阵雨送走了炎热,阳光透过古榕树的叶缝洒落下来,伴着微风拂过脸庞,惬意十足。

  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百年来,人们似乎永远说不腻的六个简单汉字,却也是南庄镇龙津村的完美诠释。龙津,开村始于南宋,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,岭南古村,名符其实。

  由龙津西路进入龙津村,村道两旁便呈现出一派富有岭南水乡韵味的风光,过牌坊,抵达廖锦涛烈士广场,小湖、小岛、亭阁公园散落在旁,游人目光所及,皆是风景所在。

  一路往里,经榕荫桥,走进良宝维则公园,河涌清澈,静谧清新的空气中,悠悠的河水在脚边流淌着,沿河堤的路或用石板铺成,或用水泥铺设,蜿蜒细长;新居民楼多列于河涌西面,东面则多为鳞次栉比的旧楼古屋,大多是乌檐青瓦,古朴建筑,悠然祥和。

  小楼屋檐比翼,上透一线蓝天,下照人影憧憧,自是一番含蓄深邃的意境。潺潺的水、静谧的桥,让人心明如镜,乡情顿起;依恋大地的朝阳东起时,燃烧一片浓郁的乡情,激动的则是一颗赤诚之心。七月流光中的古村龙津,傍晚炎热消退,体感舒适中漫步于青石板路,站在桥头,看村民摇橹而过,一曲“岭南美”悠悠回荡。

  水,万物生命之源。流淌的河流是水乡龙津的血脉,滋养龙津,也赋予这一方水土灵动之美,烟云、霞光,气象变换中的水乡龙津都各有一番韵致。

  龙津村党委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冯耀泉说,水是龙津的灵魂,自2015年实施“乡村即景点”环境重塑战略起,龙津便将改造环境的首选“菜单”锁定为河涌治理。于是,环绕龙津长达4公里的环村涌历经近两年治理终披“靓装”,古色古香的石栏与清澈的河水交相辉映,河涌边的大榕树枝繁叶茂,原来的死水涌打造成一条景观河,河岸两边变为村民休闲娱乐的亲水公园。“活了大半辈子,从来没见到家门口河涌能变得像今天这么靓。”73岁的龙津老人廖羽潮评价说。

  规划

  一带一心一轴两片三区九景

  然而,古村龙津的岭南水乡美景格局凭何铸就的?对此,冯耀泉给出了答案:“借脑借力,科学规划,舍得投入,推行有力。”

  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,规划,就是解决“预”这个问题。

  所谓谋定而后动,2016年初,龙津村就按照区镇两级党委政府的部署及指导,坚持以科学规划为龙头引领生态建设,将生态建设纳入全村总的发展大局中统筹并进行谋划。

  规划不是随便的涂涂画画,更非简单的拍脑袋决定,龙津村的决策层深知专业之事要请专业之人操刀,为了科学实施“乡村即景点”环境重塑战略,龙津村专门委托广东南方289艺术传播有限公司(简称“289艺术团”)精心编制了《龙津美丽文化乡村》规划,将生态龙津纳入规范化、系统化的建设轨道,既做到“规划先行”,又做到“规划长行”。

  289艺术团常务副总经理陈明洋告诉记者,其团队在对龙津村的自然区位条件、社会和经济状况进行深入的探访、调研及科学的评估,并结合龙津的现状与特点,从而做出较为科学的功能分区规划布局。

  “如轴线打造,尊重龙津乡村肌理的同时,沿南北轴线的发展,引导轴线两侧周边的景观规划和完善。”陈明洋举例说,以龙津光明村小组为起点,由北往南,向穗丰、永光、腾涌的河道水系延伸为主线,恢复龙津岭南水乡的特色,形成“L”形的规划布局。

  按照规划,龙津村要打造“一带一心一轴两片三区九景”的岭南水乡美景格局,其中,“一带”指和美龙津文化带,“一心”为龙津文化中心,“一轴”即岭南水乡景观轴,“两片”由龙津路产业线与滨河景观线构成,良宝、沙闸、腾涌为“三区”,“九景”主要包含龙津和美形象广场、廖锦涛烈士广场、良宝四景、良宝维则公园、榕荫古祠文化公园、锦鲤公园、韶华公园、大树保障生态公园、龙腾康体运动公园。

  具体实施中,龙津村又紧紧围绕佛山市美丽文明村居建设要求,结合龙津实际,紧盯创建美丽文明村居示范点的目标,打出“河涌共治”“景观打造”“完善配套”等一系列“组合拳”。“河涌一期治理工程就投入了900多万元,一些广场、公园等景观工程累计投入1400多万元,还投入了数百万元用于配套设施工程的建设。”龙津村党委委员廖衍成说。

  经过努力,截至目前,包括廖锦涛烈士广场、格治公园、良宝维则公园等在内约70%的文化景点建成开放,所有的规划项目预计明年底可完成。

  “今年10月前后,随着龙津文化大楼、中心广场等项目的建成,作为龙津村的会客厅、村委会前的龙津文化中心将开门迎客。”冯耀泉说,“接下来,完善好路灯、绿化等配套设施,前期我们是大‘建’,后期就要侧重‘管’,管的目的在于维护好建的成果。”

  成果

  环境靓了游子“归巢”

  “一些朋友看到我在朋友圈发的龙津村图片,评论说被我家乡的漂亮环境惊艳到了,有摄影师朋友还慕名专程来我们村拍景,自己心里感到骄傲。”对村里的环境之变,村民关瑞芬感叹道。

  而今水乡龙津的环境发生蝶变,靓了之后究竟有何效果,冯耀泉自豪答道:“一些龙津的大老板情愿卖掉外面的大别墅,回村里重修自己的祖屋住。”

  村民冯国潮便是其中的代表,缘于村里环境变靓,有韵味,在离开家乡龙津整整十年的“游子”冯国潮作出“归巢”的决定。今年初,冯国潮卖掉了在西樵买的别墅,搬回了龙津穗丰村小组,比起之前的别墅,他在自家宅基地重建的房子一点也不逊色,环境还要更优一些。

  同冯国潮一样,已在万科城小区购买“豪宅”的龙津永明村小组的廖永棠,今年1月就决定重新装修村里的老房子并准备年底搬回来住。“我把村里的水乡美景拍了照发到朋友圈,引来很多点赞,有些朋友调侃说我们龙津人的幸福感已是‘四星级’,直逼‘五星级’。”廖永棠笑着说。

  不但如此,身为永明村小组长的廖永棠,还在思考将村小组周边的环境再整得靓一些,让更多的龙津游子回家。“环村路扩建后,完善好景观路灯,再种一些红棉,村里的池塘再养点观赏鱼。”廖永棠如此思忖。

  随着村里环境变靓,近两三年,像冯国潮、廖永棠一样搬离龙津又主动回归村里住的龙津游子并不在少数,“龙津村10个村民小组都有搬回来的,保守估计也有几十人。”廖衍成说。

  所谓万事开头难,龙津村的环境改造提升工程起初也遭受过质疑。“之前,我们还有不少村民很担心,怕资金投进去了影响分红,结果,村北部环境真的整靓了后,大家打心底认同了。”关瑞芬说。

  毫无疑问,村民的理解认同与主动配合,给了村两委信心。“像河涌扩建时就占用了十余户村民的自留地,没有一户提出反对意见。”廖衍成回忆说,用村里的老人廖羽潮的话说,搞靓环境,自己住得舒服,理解配合就是最大的支持。

  “现在每天晚饭后,一家人都要去家门口的维则公园一带散步,这在以前根本就不可能,河涌边杂草丛生,蚊虫蛇鼠多,别说散步了,大家都避之不及。”家住红光村小组的廖伟锦说。

  冯耀泉坦言,会加快完成整个“一带一心一轴两片三区九景”的所有工程,并做成精品,促使全村由“一处美”向“全村美”,“一时美”向“持久美”转变。

  记者手记

  留得碧水蓝天留住古村乡愁

  《人,诗意地栖居》,是德国19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一首诗,后经海德格尔的哲学阐发,“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”就几乎成为所有人的共同向往。而今,此番向往,在禅城的龙津村,似乎已经照进了现实:栖居水乡龙津,充满诗情画意。

  人,诗意地栖居,体现的是一种与自然生态和谐相处的美好生活,这何尝不是龙津人不忘初心、打造生态家园的真实写照!

  生活,时常如大雨将至前般令人窒息,总令人有种想逃却逃不掉的郁闷,短暂的“开溜”,走进水乡龙津,体会那种“经过一扇牌坊,穿过一条小巷,转过一个路口,畅游岭南水乡”的休闲感觉,放松心情。

  更值得一提是,龙津村在重塑水乡环境时,并非单单只做环境,而是兼顾融入文化元素,通过大力弘扬水生态文化,不断挖掘、保护、发展桑基鱼塘等具有岭南特色的生态文化,全面彰显具有水乡文化特色的生态文明景观,努力打造珠三角地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样板,重现水乡龙津。

  具体实施中,龙津村既做到借脑借力,科学规划,在充分挖掘和提炼龙津独特历史文脉的同时,对全村的道路、水系、古老建筑、景观节点进行改造提升,并巧妙地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村规民约和独特优秀的传统文化元素,为水乡龙津增添了生命力和活力。如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所总规划师、副研究员陈南江所说,美丽文明村居建设不仅仅需要科学的基础规划建设,更需要建设活力乡村。

  按冯耀泉所说,强化“宜人居住”的文化生态理念,将龙津真正建设成为村民可思、可想、可梦的故乡、精神家园和宜居乐园,成为游子思归、外人艳羡、留得住碧水蓝天、留得住乡愁的现代岭南水乡。(珠江时报 记者刘玉超通讯员廖妙铟)

(责任编辑:熊荣)

佛山市文明网-尾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