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孔子后人祭祀先祖 传承孔儒家风百年不断

日期:2017-04-06   来源:佛山文明网   字体:[大][中][小] [打印][关闭]

坐落在白磡头村深处的孔氏宗祠,历经200多年依旧屹立不倒。图片来源:南方都市报

由孔霭基手写的族谱,长达数十米,密密麻麻写着从第61代到77代的孔氏宗亲。图片来源:南方都市报

  81岁的孔霭基佝偻着腰,双手捧香,长长的眉毛随着念念有词的嘴巴上下抖动。烟雾缭绕中,他朝着香案上的孔夫子画像缓慢地拜了三拜,端端正正地上了一炷香。

  4月4日,清明节,作为孔子第74代传人,孔霭基上完香,回过头来看着他身后手持香烛、排成长队的孔氏后人,往旁边跨出一步,如同交接棒一般,将孔氏后人的传承交给下一代人。

  开村:400年间香火不断

  自孔氏第41代后人孔昌弼南迁入粤,随后子孙在岭南开枝散叶,甚至在佛山南海大沥镇开辟出白磡头村,这条以孔姓为主的村子,迄今已有400多年历史。而村中的孔氏宗祠,更是成为代代孔氏后人凭吊先祖的精神归宿。随着清明节的到来,在白磡头村的深处,这座孔氏宗祠再次接受孔氏后人们的祭拜。

  孔氏宗祠为两进砖木结构;中为天井、左右设金字式夹木元柱抬梁结构的走廊两进;左右檐角设有狮子塑像;两进正脊为二龙夺珠鲤鱼跃禹门;正门金子架雕刻立体吉祥人物、头壁上绘渭水访贤、石柱装饰石雕天姬松子状元及第……典型的孔氏宗祠。

  在孔霭基记忆中,在宗祠正门最顶层的那一处禹门,以前是写着“鲤鱼跃禹门”几个字的,红漆随着时间挥发,字迹越发模糊,一如孔霭基的双眼,“看着祠堂里的人来人往,看着看着就老了,呵呵。”孔霭基咧着嘴笑着说。

  从第61代后人发展至今,白磡头村的孔氏宗亲们在此繁衍,又出外谋生闯荡,迄今已是第77代,庇佑过16代人的孔氏宗祠,经历200多年的风雨冲刷,依然屹立在原址。

  祭祀:手折元宝代代传

  4月4日清明节,村中的妇女们折叠金银元宝,祭祀先祖孔夫子。折叠元宝讲究对称。“金银纸一面朝下,将左边对折反折再反折,两边相压,两角向上折起,压角、折角、提角,一只元宝就可以了。切记手不能斗抖,不能歪,要正,跟人品一样。”孔霭基当年就是这样听着母亲教导自己的老伴,这手艺一年一年传下去,未来将要传到他的侄媳手中,延续这一门朴素而又庄严的手艺。

  孔霭基是白磡头村中几位德高望重的父老之一,清明当天由他来主持。

  4个果盘、1盘烧肉,几样小食,摆在孔夫子的画像之前。香案之前,孔霭基身穿洗得发白的单杉,青筋虬结的双手捧着一炷香,没有磕头、没有祭文,默念完自己的祝愿,就端端正正给祖先上了一炷香,几十年如一日。

  在他身后,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孔氏宗亲排着队,个个手提香烛纸钱水果,耐性地等待着。孔霭基点点头,满意地挪开位置,让下一个接上。

  开灯:16代传人入族谱

  从第61代的宏字辈,到如今的德字辈,白磡头村中每一位孔姓男丁都会写入族谱。在孔夫子圣像前,就着烟雾袅绕,孔霭基小心地打开自己手写的族谱,从开村之际的宏字辈一个个看过去,直到看到自己的名字,他停了下来,仔细默数着同一辈的亲戚如今都散落在何处,按照以往推算今年该什么时候回来了。“孔家人出门在外,只要宗祠还在,每逢正清都一定会回来祭拜祖先。”孔霭基说。

  继续往前推,直到最后,是不到10个的德字辈。“这些都是孔家未来的希望啊。”孔霭基说。按照传统岁时习俗,每一个新出生的男丁,都需要在来年的正月初八在祠堂里点上一盏纸灯,以求祖先对子孙加以庇佑。

  孔霭基清晰记得每一次见证的开灯。“除了纸灯之外,以前还会用甘蔗。长度不一的甘蔗排成一座甘蔗塔,上面用纸条写着小孩子的生辰八字、姓名,在祠堂里点完灯,就会将甘蔗塔解散,分送给围观的儿童。”孔霭基笑着说,“以前我贪吃,也会抢着拿甘蔗,慢慢长大就会让给别的小孩。后来不抢了,甚至成为了见证开灯的人。这也是一种传承。”

  重聚:700多宗亲返乡祭祖

  据白磡头村村长孔宪苍介绍,村中有户口的村民共370多人,其中孔家人只有100多人,到了正清当天,却会有多达数倍的孔家人从五湖四海齐聚于此,或祭拜先祖,或联络感情。今年正清就有700多宗亲返乡,聚会的宴席开了50多围。

  当晚举行的宴席,以荞菜煮猪肉、炒肉丁以及烧猪等,凝聚着孔氏宗亲对美好生活的憧憬。“‘荞’谐音‘轿’,寓意用轿子将祖先的福气送到身边;肉丁寓意丁财两旺,红皮赤壮的烧猪,则寓意着家族兴旺,事业红火。”孔宪苍解释。

  孔子后人这一层身份,对于白磡头村的孔家人而言,意味着光荣和责任。

  “作为白磡头村的后代,我在禅城这边出生、发展,但我依然对村子里的那座百年宗祠感到亲切、神圣。作为孔子的子孙后代,我感到十分的光荣。”在佛山经营一家广告公司的孔业锋,曾经到过孔子故里山东曲阜,“在孔庙中,孔子对子孙的嘱咐是,女子不为奴不为婢,男子一定要读书。因此我们孔家人都十分重视读书,重视个人道德品质的修行,我在生活中也这样教导我的孩子,一定要端正自己的品行,不能败了孔家人的名声。”

  自正清之后的一段时间,陆续会有孔家人赶回白磡头村祭拜孔子,香火不绝,孔儒家风亦传承不衰。(南都记者何国劲)

(责任编辑:黄洁)

佛山市文明网-尾部